快捷搜索:  HecJ

但是脸却从对方的肩膀上依依不舍的挪开她近距

这是浪漫,还是流氓?
 
    不管怎么样,归根结底,大体是三个字——不要脸。
 
    就连苏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就鬼使神差的说出这种话来。
 
    世界上想亲歌思琳的人很多,但是敢当面说出来的人可几乎没有,而能真正亲到这位公主的,世界上也就只有一个人了。
 
    在普列维奇夫妇的小楼里面,歌思琳把自己的初抱、初裸和初吻全部都给了苏锐。
 
    当然,这些都是被动的。
 
    全世界只有一个异性看过成年之后歌思琳的身体,那就是苏锐。两人在打斗的时候,苏锐扯开了歌思琳的睡袍,他同样很是被动的饱了眼福,然后同样鬼使神差的亲了对方一口。
 
    事后,歌思琳并没有追究此事,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位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到底是怎么想的。
 
    此时此刻,在绝对的劣势之下,听到苏锐这样讲,歌思琳的脸红了。
 
    两个人相识不过短短几天而已,现在却好似已经变成了认识多年的老友。
 
    “这种时候,你还在想着泡女生?”
 
    歌思琳把捧着苏锐脸颊的双手改成了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位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忽然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她想要在这种关头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暧昧。
 
    暧昧,这两个字对于以往的歌思琳而言,完全是距离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她从来都看不起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那些年轻人的花前月下,在歌思琳看来,就是一个单词——low。
 
    可是,现在的她却有些难以名状的冲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面,两个人产生了浓烈的战斗情谊。
 
    这种感觉很简单——友情之上,爱情未满。
 
    那些持枪的黑衣人在距离五十米的位置就已经停下了脚步,他们看着场间的一对男女“卿卿我我”,不禁感觉到心脏都不好了。
 
    为什么会遇见这种情况?他们难道不应该战战兢兢瑟瑟发抖吗?为什么还看起来极有心情的谈情说爱?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于是,那些人都开始了面面相觑,本身那凶神恶煞的气场似乎也被打散了一些。
 
    望着歌思琳近在咫尺的脸,苏锐的鼻间已经清楚的嗅到了那股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我这可不是在泡女生,我是在很有礼貌的问女生问题。”
 
    苏锐的双手放在歌思琳的完美腰肢上面,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腰肢的弹性。
 
    一个女人的身材怎么样,腰肢的位置起到了很关键的决定作用,腰部曲线完美的人,身材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更何况是歌思琳这种各个部位都拥有黄金比例的身材呢?
 
    苏锐那次扯下了歌思琳的睡袍之后,“有幸”目睹过一次这完美的身体,事后每每想来,还觉得震撼不已。
 
    “可是,我为什么感觉你就是在泡女生呢?”
 
    歌思琳似乎也进入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好似天地之间只有她和苏锐两个人,其余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我们是纯洁的战友情谊。”苏锐说道。
 
    “战友之间会这样拥抱吗?”歌思琳内心之中那隐藏着的小野兽似乎被苏锐勾了出来,现在已经不需要苏锐主动调戏她了,她已经开始调戏苏锐了。
 
    “当然会。”苏锐说道。
 
    “哪个男战友会要求亲亲女战友?”歌思琳又问道。
 
    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直视着苏锐的眼睛,似笑非笑。
 
    “呃,这个,应该也算是互相鼓励的一种吧。”苏锐说道。
 
    “阿波罗。”
 
    这个时候,歌思琳的声调忽然变的低了些。
 
    “怎么了?”苏锐略微有点疑惑。
 
    “无论以后怎么样,我们都是朋友,都是战友,是不是?”歌思琳问道,她眼中刚刚的暧昧情绪已经收了起来。
 
    女人总是一种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生物。
 
    “当然,我们是永远的朋友。”苏锐说道:“为了朋友,我可以两肋插刀。”
 
    “我才不要你两肋插刀。”歌思琳掐了苏锐一下。不能
 
    要是以往,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动作来,也从来不曾做过,但是,撒娇是女人的天性和本能,一旦时候到了,立刻无师自通。
 
    “那你要我怎么样?”苏锐揽着歌思琳的纤腰,真是有点不想松开的感觉,无论是曲线还是手感,皆是完美到了极点。
 
    “我要你好好活着。”歌思琳说道:“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你是唯一一个,所以,我要你好好的活着,一定不要死。”
 
    “如果我死了呢?”苏锐似笑非笑的问道。
 
    歌思琳的眼睛里面忽然弥漫出了一股淡淡的哀伤:“你不在,那我在战场上还可以把后背交给谁?”
 
    这种信任,沉重的无以复加,但是,苏锐却不能把这种责任卸下。
 
    见惯了生离死别的他,此时忽然觉得喉咙里面有点堵得慌。
 
    他的手抚上了歌思琳的后背,然后把她紧紧拥在怀里:“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活着。”
 
    “这还差不多。”歌思琳发现此时的自己竟然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她想要时间就此静止,然后和苏锐一直说下去。
 
    被苏锐这样拥着,她感受到了无限的安全感。
 
    没有人真正懂歌思琳,除了相处几天的苏锐。
 
    很可惜的是,敌人并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这个时候,人群已经潮水般的分开了一条路。
 
    两列身穿黑色军装的男人沿着这条通路走了进来,每一列各九个,一共十八人。
 
    他们个个高大,身高皆是在一米九以上,肌肉强劲,虎背熊腰,感觉就像是一个个移动着的黑铁塔一般!
 
    苏锐还抱着歌思琳呢,目光就已经锁定在了这些人的身上,一缕精芒从其眼中释放了出来。
 
    这两列黑铁塔走进来之后,就沿着包围圈的内沿分散开来,每个人相隔三四米,他们并没有拿枪,但是手上皆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冷兵器。
 
    有人拿着武士长刀,有人手持黑鳄战刀,有人两只手上都是短剑,还有人拿着精钢打造的狼牙棒,更有甚者,苏锐甚至看到了一个人拿着唐刀。
 
    虽然都是身高体壮,但是却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这足以说明,这群人个个都是极不简单,他们的灵活程度和身体的强壮程度一定成正比。
 
    “敌人来了。”
 
    苏锐在歌思琳的耳边说道。
 
    “我看到了。”
 
    歌思琳的双手还揽住苏锐的脖子,但是脸却从对方的肩膀上依依不舍的挪开,她近距离的凝望着苏锐的目光,轻声说道:“刚刚答应我的事情,你一定要记住。”
 
    “我记住了。”苏锐很认真的说道。
 
    “记住就好。”
 
    说罢,歌思琳竟然踮起脚尖,微微撅起红唇,主动的和苏锐的嘴唇碰了一下。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而已,但是却已经说明了歌思琳的态度。
 
    两个人处于友情之上,爱情未满,但是,这种场合这种氛围,还是大幅度的放大了歌思琳的心中的勇敢,让她不自觉的就想要去做一些暧昧的事情。
 
    或许,等到事后再回想起来,她自己也会惊讶于自己的疯狂举动吧。
 
    即便是一触即分,但是苏锐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极致的触感。
 
    比触感更清晰的,则是歌思琳的情感。
 
    苏锐已经知道,不管他们未来会各自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但是这两人将会是永远的朋友。这一点已经是注定了的,无法改变。
 
    啪!啪!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