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在这个时代经商就是一门卑贱

“你说那,早知道就先探探伯父口风好了,现在可好伯父嫌我丢人了,直接丢给我个苦差事,让我带兵,简直就是让我去送死!”李林愤愤的说道。
 
    “诶呀,没那么严重啊,伯父对咱们那么好怎么可能给你一份苦差事呢?估计也是郡里面已经没有闲置的适合你的职务了,要不伯父怎么也不会让你带兵啊”李颖劝解道。
 
    “就算是你说的那样,伯父也是嫌我丢人了,我不就卖个香皂吗,至于这样吗?”李林还是觉得很气,虽然知道邴原伯父也是为了自己好。
 
    “嗨,不愿意去就不去了,家里不是有太史慈和方方吗,他俩谁替你去不都行,我估计伯父也就是让你现在兵曹那听用一段时间,你明天先去报道,有练兵的事就让别人帮忙不久行了,千万别累到自己就行,家里边有我盯着,做完手上的这几笔生意咱就先不做了想想主意怎么样让邴原伯父觉得自己面子上过的去,咱们家还可以做生意。”刘颖翻了翻眼睛就有了主意。
 
    李林一听这个主意不错,这是我的好老婆,贤内助,忽然捧着刘颖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道“我娘子这是天下最聪明的娘子了。”
 
    刘颖美滋滋的说“叫你那死相!”李林听后哈哈直乐,二人一起就回到了后堂。
 
    第二天一早,李林就把太史慈叫出来,二话不说拉着太史慈就走,太史慈还纳闷,这元杰今天只抽的什么风啊,什么是也不说拉着自己就往门外走。
 
    二人……准确说李林拉着一个人就来到了太守府门口,太史慈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元杰,你这一大早急匆匆的拉着我来太守府干什么啊,你犯事啦?”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我除了偷了点税外最近还没犯什么错误,我问你,咱俩是不是兄弟。”
 
    太史慈脑袋上全是问号,李林见天是咋了净问这些奇怪的问题,不过太史慈还是郑重的答道“是!当然是,你对待我就想亲兄弟一样对我娘比亲娘都亲……”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来吧,一会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说着就把太史慈拉近了太守府的大门。
 
    带着太史慈来到了兵曹大人处“末将李林拜见兵曹大人。”李林对着一个长得像个猫头鹰的人拱手拜道。
 
    “哦,您就是今天新上任的李伯长,来人啊,带着李伯长去取他的军牌和军服。”那人知道李林和郡守的关系,所以对李林很客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林卖香皂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是在这个时代经商就是一门卑贱的职业,商人就算你再有钱你也不能和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士人相比的,连服饰都不能穿上好的。
 
    李林笑着对兵曹说“大人,这为壮士是我的兄弟能否在我手下做一个屯长。”
 
    太史慈听了李林大话大为惊讶‘嘿,原来是让我来顶他的刚啊,到时候你歇着工作我来做,元杰你可真是个好兄弟’太史慈在旁边一阵无语。
 
    兵曹听了也是十分为难,犹豫着“这个……恐怕我还要和都尉大人禀报一下……”
 
    李林眼睛一转,从还礼取出一些钱来,偷偷塞进兵曹的手里,笑道“这件事就不劳烦大人了,我自会与我伯父说的,大人就先多给我一套军服就可以了。”
 
    自古以来受贿者都是不会缺少平台的施展自己的能力的,李林这一举动甚是得到了这个兵曹的好感,来年太守大人的侄子都给自己上炮,那自己多有面子啊,再说人家就有这层关系,刚上任就是个伯长,往咱这拉个屯长有谁会反对。
 
    兵曹掂量一下自己手里的钱,笑笑道“这点事还算是,我叫人多备一套军服很容易,李伯长不要忘了跟太守大人说一声就可以了。”
 
    李林哈哈一乐带着太史慈就下去拿军服去了,太史慈一阵郁闷,手里捧着军服,自己早上起来稀里糊涂的就被李林抓来当了壮丁搁谁谁都郁闷。
亲大哥,这点小事还我与计较,再说咱刚上任就是一个伯长一个屯长,我这个伯长就是一个摆设,以后我管的那几百人都是你的。”李林心里还想着‘咱家伯父还真够意思,老子刚来就是个伯长管着500新军,就算真上了战场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吧……呸呸呸,死什么死,现在来自过着这么好的生活,家里有娇妻美妾,家外财源滚滚,老子可舍不得死,呸呸怎么来是死啊死的’
 
    太史慈想想还是觉得自己被坑了,斜眼看着李林道“你怎么不找方方啊,他的本事可不比我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